淘汰燃煤锅炉济南出了这些招
发布时间:2016-10-25 15:58:54

今年9月28日,济南市建成区131台2012蒸吨燃煤锅炉的淘汰(改造)任务全部完成。在对此感到欢欣鼓舞的同时,市环保局局长高立文坦言,这项工作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么简单,以至于开始时他心里都没有底。“确定任务的时候我们也是‘提心吊胆’。这么艰巨的任务,决策之后能否完成,心里是打鼓的。”
看似简单的燃煤锅炉淘汰,有着哪些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为顺利完成燃煤锅炉淘汰,在减少燃煤污染的同时保障市民的供暖需求,济南市又采取了哪些措施?记者就此进行了采访。油锅炉导热油炉电加热导热油炉将取代燃煤锅炉。
招数一因地制宜解决热源不足
“燃煤锅炉淘汰,绝对不是拆锅炉那么简单。”济南市有关环保专家指出,锅炉管道连通的是千家万户,因此这项工作必须在不影响市民冬季供暖的同时,实现对燃煤锅炉的替代。对于淘汰(改造)单位来说,在工作推进过程中,必须解决热源不足、资金压力较大、运营成本偏高等诸多难题。其中,难度最大的还是热源问题。
济南圣都食品有限公司位于济南市市中区党家街道办事处,也是此次燃煤锅炉淘汰单位之一。该单位的情况有些特别,在市中区环保局的指导帮助下,他们用天然气锅炉替代了企业原有的燃煤锅炉,但天然气却是通过罐车运到企业的。“其实我们前期也考虑过集中供热、管道天然气的方式,但企业离市区较远,集中供热和天然气管网过不来,只得作罢。”济南圣都食品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邱佃瑞告诉记者。
和圣都一样,由于热源不足,不少单位如果淘汰(改造)掉原有燃煤锅炉后,就面临无热可用的苦恼,这也给环保部门带来很大的压力。“对于很多单位来说,以集中供热替代燃煤锅炉是最经济、也最省事的方式。但我市仍然面临热源不足的问题,由于热源紧张,131台锅炉最终只有40台采用集中供热替代原有的燃煤锅炉。”市环保局污染防治处处长钱毅新告诉记者。
环保专家指出,此次针对热源不足的问题,济南市各有关部门和责任单位因地制宜,灵活采用集中供热、煤改气、煤改电等不同的替代方式,确保了燃煤锅炉淘汰(改造)工作的顺利完成。“但从长远看,要从根本上解决热源不足的问题,最终还要靠外热入济、外电入济,充分利用外部的能源才能解决济南的供热问题。”招数二
出台政策减轻资金压力
除了热源问题,对于燃煤锅炉淘汰(改造)单位来说,改造资金、配套费用等也都是必须解决的问题,很大程度上影响着相关单位的积极性。
市环保局副局长秦立华告诉记者,针对部分企事业单位燃煤锅炉淘汰(改造)资金压力较大、积极性不高的问题,济南市和部分区政府出台了奖补政策,鼓励相关单位实施燃煤锅炉淘汰改造。“我市对按时限要求完成淘汰(改造)的,通过验收后,每置换改造一蒸吨给予10万元补贴,提前完成淘汰(改造)的,每置换改造一蒸吨给予5万元奖励。”秦立华表示,在市级给予专项资金奖补的基础上,历下、市中、槐荫分别再安排专项资金进行补贴,大大提高了业主淘汰燃煤锅炉的积极性。
燃煤锅炉淘汰(改造),加入集中供热是多数高校单位的首选方案,但高校单位供热面积大,所缴配套费总额较高,经济压力较大。为此,济南市出台配套费减免政策。对列入燃煤锅炉淘汰(改造)计划范围的、参加集中供暖的企事业单位配套费减半收缴;采用煤改气的企事业单位免缴燃气配套费,部队单位免缴集中供热配套费。
“山东师范大学千佛山校区供热面积47.5万平方米,实施集中供热改造配套费高达6021万元,资金压力很大,但按照相关政策,市区两级财政给予学校3068万元资金支持(其中红线外配套费减免1863万元),大大减轻了我们的资金压力。”山东师范大学后勤处处长田树敬告诉记者。
招数三
想法设法降低运营成本
对于济南来说,通过控制煤炭消费总量,以清洁能源替代燃煤小锅炉,逐步降低煤炭消费比重已成为改善我市空气质量的重要举措和必然途径。然而,此前天然气和电力等清洁能源价格较高,一定程度上制约了相关单位实施“煤改电”、“煤改气”的积极性。
记者了解到,针对清洁能源价格较高,制约锅炉淘汰(改造)的问题,我市想方设法降低清洁能源价格,并积极向上级部门争取“煤改气”和“煤改电”的优惠政策。据了解,省委、省政府对济南市此项工作也给予了大力支持。省物价局和省经信委下发《关于济南“煤改电”电蓄热锅炉替代项目电价政策的通知》,对我市列入淘汰(改造)范围的单位,所涉及“煤改电”电蓄热锅炉替代项目执行大工业电价的,暂不收取基本电费。同时,市政府召开专题会议,研究确定采用“煤改气”的,燃气价格统一执行2.6元/立方米,降低了相关单位的运营成本。

不过,记者注意到,按照济南市此前的设想,通过市场化运作、第三方治理的模式,推动燃煤锅炉“煤改电”应是此次锅炉淘汰(改造)的重要方向。但在实施过程中,这一工作推行的不如预期,此次淘汰(改造)的131台燃煤锅炉中,仅有15台锅炉实施了“煤改电”,而这15台锅炉中,不少锅炉也没有交给第三方运营。“主要原因是由于推行时间太短,加上不具备相应的政策条件,导致‘煤改电’的运营成本较高,此外‘煤改电’需要进行电力增容,而目前市区建变电站选址难,周边群众工作协调难,建设周期较长,这些都制约了‘煤改电’的推广。”专家表示。